嬰兒安全島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民眾的意見分歧,而是以數量確定的人員和經費去面對數量不確定的救助對象。如何避免廣州的尷尬,不僅需要濟南的方案,還需要更高層級的統籌規劃。
  本報評論員 沙元森
  濟南嬰兒安全島設立僅十天,棄嬰數量近百,外地父母“千里棄嬰”的場面一再出現。濟南市兒童福利院僅靠“一己之力”顯然很難承擔起如此艱巨的棄嬰救助工作,況且該院目前棄嬰接收數已接近限值。對此,公眾難免心生疑問,濟南嬰兒安全島將何去何從?
  儘管目前尚不知濟南嬰兒安全島能堅持多久,但很多人已經聯想到“暫停”且至今沒有重開跡象的廣州嬰兒安全島。同樣面臨棄嬰數量驟增的難題,如何避免廣州的尷尬,讓嬰兒安全島成為“不沉的島嶼”,這個問題不僅需要濟南的方案,還需要更高層級的統籌規劃。如果不能在全國範圍內統籌考慮殘疾兒童保障問題,僅靠地方試點,他們的積極性可能會大打折扣。
  去年,民政部發出通知,要求各地根據實際情況做好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。這是各地相繼設立嬰兒安全島的最初動力,現在探討嬰兒安全島的去留當然也不能脫離這個背景。設立嬰兒安全島的意義毋庸贅言,公眾對“生命至上”等理念也沒有什麼異議。但是,好的初衷能否產生好的結果,關鍵還要看工作方案是否具有前瞻性和統籌性,以及後續的保障措施能否跟上。
  就一些地方的實際情況看,不得不承認嬰兒安全島的試點有些倉促。事實證明,嬰兒安全島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民眾的意見分歧,而是以數量確定的人員和經費去面對數量不確定的救助對象。一地試點,多地棄嬰如潮涌來,經費和人員就成了大問題。民政部轉發的工作方案對設施經費、棄嬰的醫療費用等只籠統地表示可爭取地方財政支持或撥款。隨之而來的問題是,一個地方的財政為什麼要擔負其他地方的棄嬰救助,又如何能擔得起這個重任。濟南嬰兒安全島是山東的首個試點,而周邊人口大省河南、安徽等地的試點尚未展開,可以說這個嬰兒安全島只要開門必然要面對超過其極限的重壓。現在濟南棄嬰驟增,更能讓人接受的答案應該是,其他地方或明或暗的棄嬰現象被轉移到了這裡。
  從保護生命權益的角度看,送來的嬰兒多不是壞事,嬰兒安全島也應該堅持下去,但問題的關鍵是,誰來給濟南搭把手。嬰兒安全島要想試點成功,不能指望一個地方大包大攬,而應該根據責權利匹配對等的原則,統籌協調全國資源,對接受棄嬰數量較多的嬰兒福利院給予更多的資助,或者讓其他地方也擔起相應的責任。雖然嬰兒安全島是按行政區劃分配試點的,但是棄嬰很多都是跨省區的。
  嬰兒安全島試點以來不斷出現的問題,應該讓民政部門警醒,棄嬰救助有其特殊性,必須通過更高層次的制度安排破解難題,應當由民政部擔負主導作用的工作,不適宜交給地方做單兵突進式的試點。否則,一試再試很容易成為一錯再錯。
創作者介紹

林泉

frsdz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