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觀察
  從3月份拋出聽證方案,到昨日宣佈最終結果。5個月來,廣州的差別化停車收費的政策博弈,經歷了劇烈的撕扯和拉鋸,可以說明刀暗箭齊飛。在這個過程中,究竟哪些人受益?哪些人受損?
  聽證代表名單一齣,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就召集媒體記者表示了不滿,認為是有意不讓他參加聽證會。他的態度是什麼呢?他旗幟鮮明地認為住宅停車場應該放開限價,而咪表不應該漲得太高。聽證方案一齣,有分析人士認為,這兩套方案用心太為明顯,住宅停車場不漲價搭配的是咪表最高漲到22元/小時,冠絕全國,而咪表漲幅較小的方案搭配的是住宅中個別項目漲3倍。就聽證代表的構成而言,多數人在“二選一”的尷尬情形下選擇不漲住宅,大漲咪表。最終的結果也確實如此,7成聽證代表做了這樣的選擇。因此,咪表公司被認為是最大的受益者,在方案出街後接受了來自各方的炮轟,公開賬本的要求此起彼伏。但是最終政府部門也只是公佈了兩家公司交給財政的錢,以商業秘密為由沒有公佈這兩家公司自身的運營情況。而咪表公司的代表在被屢次追問後呈現的仍然是低調作風,甚至連聽證會發言機會都讓給了停車場協會。還放出聲音說漲太多他們可能也收不到錢。
  與咪表公司的低調不同,停車場協會是以受損方面目高調出現的。積極接受媒體採訪,拋出市場化觀點,並且多次叫板物價局。即使在不被看好的情形下“爆冷”獲得漲價機會,也還是高喊要告物價局。曹志偉同樣也是毫不留情地批評物價局搞計劃經濟。停車場協會的主張會讓哪些人受益?賣車位的開發商、經營車位的停車場,還有買了車位的業主們。
  牽扯進聽證會的政府部門主要有3個:物價局、財政局、交委。財政局是後來才被卷入的,財政局的出現主要是向聽證代表和媒體說明,咪表公司給了財政多少錢。主持聽證會的物價局在其中既是主角也是配角,說其主角是因為它要拋出方案、主持聽證,說它配角是因為它並非直接受益部門。每一次聽證會,物價局都會受到各種輿論的批評,本次也不例外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“聽證會其實是聽漲會”。還有一個直接相關的部門是市交委,作為咪表車位的劃定者,交委是什麼態度呢?交委說,漲價其實主要是為了治堵,至於漲價是否給咪表公司帶來增收,還要經過評估。
  每一方發聲似乎都代表了己方的利益,也許無可厚非。然而如何讓聽證會擺脫“花瓶”嫌疑,還需要聽證代表們更加有自己的獨立意志。這次的聽證代表中,韓志鵬提出的階梯方案雖然沒有被馬上採納,但是起碼也得到了一句即將啟動調研的回應。更重要的是,成本監審報告要經得起追問和推敲。漲價並非不可,但是切莫漲入私人公司和私人的口袋。即便是漲到了財政的口袋,也應該取之用之,真正投入到公共交通上去。
  無論這些利益方是否滿意,短期內都不可能再改變了。而政協委員韓志鵬關註的是,在街道手裡的內街內巷收費標準雖然沒漲,但其實是最容易產生尋租空間的一環。而這些收費和支出,從未向公眾交代過。  (原標題:誰參與了漲價?)
創作者介紹

林泉

frsdzu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